关注:ASCO大会上最新临床数据摘要

医药 来源:药明康德

日前,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公布了其2018年年会的摘要,其中不少最新研究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与热议。在今天的这篇文章里,我们也将与各位读者朋友们一道盘点抗癌领域的最新进展。

Loxo闪耀全场,精准疗法获69%总体缓解率

许多研究人员都指出,由Loxo Oncology带来的LOXO-292是本次年会摘要中的最大亮点之一。这款新药是一类选择性的RET抑制剂,在临床前试验中能有效地抑制RET基因的融合与突变。在一项全球1期临床试验中,研究人员们招募了一批晚期实体瘤患者,他们罹患包括非小细胞肺癌、甲状腺癌、或是胰腺癌等多种不同的癌症,但均带有RET基因的异常。研究发现,对于RET基因融合阳性的可评估患者,总体缓解率(ORR)达到了69%(95% CI:50%-84%)。在肺癌患者中,这一数字是65%。研究人员指出,这些结果表明LOXO-292在RET突变的癌症患者中展现出了明显的抗肿瘤活性。关于该研究的更多内容,请参考药明康德微信号今日发布的相关报道。

治疗肺癌,德国默克两款新药取得优异成果

德国默克(Merck KGaA)在本次ASCO年会上将带来多个摘要,其两款在研新药得到了不少关注。第一款新药是c-Met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epotinib。在一项2期临床试验中,针对带有MET基因14号外显子缺失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tepotinib取得了60%的确定部分缓解(cPR),病情稳定比例也达到了20%。

另一款受到关注的新药是M7824,这是一款在研的双功能性免疫疗法,能同时靶向PD-L1通路和TGF-?通路,有望唤醒和恢复机体的抗肿瘤反应,从而起到控制肿瘤生长的效果。在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群体中,这款创新疗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在PD-L1阳性患者群体(PD-L1不小于1%)中,该新药的总体缓解率(ORR)达到了40.7%。而在PD-L1高表达的患者群体(PD-L1不小于80%)中,M7824的ORR更是高达71.4%!

新型PD-1抗体出炉,组合疗法可提高效果达2.4倍

针对PD-1/PD-L1的单克隆抗体在癌症免疫疗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目前这些单克隆抗体主要的作用机制是直接抑制PD-1与PD-L1的结合部位,而一支欧洲的科研团队则希望能带来全新的PD-1单抗,与现有的疗法形成协同。他们筛选出了一类全新的PD-1单抗,它虽然能同样抑制PD-1/PD-L1通路,但它所识别的PD-1表位却在PD-1/PD-L1结合部位的另一侧。单药治疗表明,这类新型抗体与pembrolizumab与nivolumab有类似的抑制效果。更重要的是,在小鼠模型中,联合使用这两类PD-1抗体能起到良好的协同作用,肿瘤控制能力相较单药治疗提高了2.4倍。这有望进一步提高PD-1单抗的治疗潜力。

3期临床效果良好,拜耳抗癌药有望成为全新一线疗法

硬纤维瘤(desmoid tumor)是一类罕见的肿瘤,它会导致疼痛、运动能力丧失、或是肠道梗阻等问题,但目前针对这一癌症却没有一个标准的疗法。由拜耳带来的sorafenib是一类口服的VEGFR2/PDGFRB/RAF抑制剂,在一项3期研究中,研究人员们发现在使用sorafenib治疗的患者组中,有87%的患者取得了一年的无进展生存期,而这一数字在对照组仅为43%。此外,对照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9.4个月,而治疗组的数字尚未达到(HR = 0.14,95% CI: 0.06-0.33,p<0.0001)。研究人员们指出,这款新药有望成为特定硬纤维瘤患者的一线疗法。<><0.0001)。研究人员们指出,这款新药有望成为特定硬纤维瘤患者的一线疗法。<>

免疫疗法不管用?小分子药显神通

由杨森带来的erdafitinib是一款FGFR抑制剂,有望用于转移性尿路上皮癌的治疗。据估计,大约有10%-20%的转移性尿路上皮癌带有FGFR的变异,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对这类癌症的治疗效果并不佳,缓解率仅为5%左右。在一项2期临床研究中,研究人员们招募了96名患者,其确认的总体缓解率(ORR)为42%(完全缓解率为3%,部分缓解率为39%),而疾病控制率为80%。在之前接受过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患者中,确认的总体缓解率高达70%。这一研究表明erdafitinib有望为这一患者群体带来福音。

4年生存率90%,新型化疗创历史最高纪录

T细胞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和T细胞淋巴瘤是两类常见的儿童血液癌症。在一项随机、3期临床试验中,研究人员发现,在标准化疗上添加nelarabine,可以降低儿童患者的复发风险。总体看来,接受治疗的患者有90.2%存活了至少4年,而且有84.3%的患者没有癌症症状。在有中度至高度复发风险的患者人群里,化疗加nelarabine组的患者中,4年无病的比例为88.9%,而只接受化疗的患者组里,这一数字仅为83.3%。研究人员们指出,这也是此类T细胞恶性癌症的治疗中,迄今为止取得的最高生存率。

癌症治疗并非多多益善?

一项大型3期临床试验表明,针对HER-2阳性的早期乳腺癌,Herceptin的治疗并非多多益善。这项研究一共招募了4088名女性,在中位数为5年的随访后,研究人员们发现,仅接受6个月治疗的患者,与接受了12个月治疗的患者,在4年时无乳腺癌的概率极为接近,分别为89.4%和89.8%。但与此同时,前者由于心脏问题退出治疗的比例只有4%,后者却为8%。研究人员据此表示,在此类癌症治疗上,短期治疗同样有效,而且副作用更小。

3倍PFS!头颈癌新药3期疗效显着

Nimotuzumab是一款EGFR抑制剂,有望用于头颈癌的治疗。在一项3期临床试验中,其潜力得到了确认。这项试验一共招募了536名患者,这些患者被平均分配到两个治疗组,一组接受放疗和顺铂的治疗(CRT组),另一组则额外接受nimotuzumab的治疗(NCRT组)。研究表明,NCRT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60.3个月(95% CI:29.4 - NA),而CRT组仅为21个月(95% CI:15.1 – NA)。取得两年PFS的患者比例在NCRT组里也更高(58.9%对49.5%,HR = 0.74;95% CI:0.56 – 0.95;p = 0.022)。这一结果表明添加nimotuzumab的组合疗法有望成为局部晚期鳞状头颈癌的新疗法。

三阴性乳腺癌有望迎来创新一线疗法

在三阴性乳腺癌中,PI3K/AKT信号通路容易得到异常激活。针对这一点,阿斯利康的研究人员带来了一款创新的AKT抑制剂——AZD5363。这款口服抑制剂有高度的选择性,有望作为创新一线疗法治疗三阴性乳腺癌。在一项双盲、安慰剂对照、随机的2期临床试验中,阿斯利康的研究人员们招募了140名初治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并将她们分为两组,一组接受紫杉醇+ AZD5363,另一组则接受紫杉醇+安慰剂。试验结果表明,额外接受AZD5363治疗的患者其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5.9个月,高于对照组的4.2个月(HR = 0.75,95% CI:0.52 – 1.08;单侧p = 0.06,双侧p = 0.11。预先设定的显着性标准为单侧p = 0.10)。治疗组的中位生存期(OS)为19.1个月,高于对照组的12.6个月(HR = 0.64,95% CI:0.40 – 1.01;单侧p = 0.02,双侧p = 0.04)。该试验达到了其主要临床终点,可显着延长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PFS和OS。

信达生物PD-1单抗有望治疗淋巴瘤

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的一个特征在于PD-1配体的过量表达,因此针对PD-1/PD-L1通路的抑制剂有望对其进行治疗。在一项大规模的中国临床试验中,研究人员们招募了罹患复发性/难治性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的患者,他们过去至少接受了2次或以上的系统治疗。研究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果——其总体缓解率为74.0%,完全缓解率为24.0%,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这款新药也有望成为复发性/难治性经典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治疗新希望。

参考资料:

[1] Meeting Abstracts – ASCO 2018

来源:药明康德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