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家连锁药店将开诊所:生存焦虑下的必选题

医药 来源: 健康点healthpoint 作者:汤晨

5月10日,平安集团旗下负责诊所业务运营的子公司平安万家医疗(以下简称“万家”)与山西仁和、怡康、惠仁堂、漱玉平民、老百姓、好药师、九洲等多家国内连锁药店签署“快诊合作协议”。万家医疗董事长兼CEO范少飞告诉健康点,“今年签约的连锁药店总数将突破千家。”

无论是选择万家这样的外部合作机构,还是内部挖潜自行建设,越来越多的连锁药店开始涉足诊疗服务。对于连锁药店经营者来说,依托于药房的诊疗活动甚至诊所服务是他们在新形势下的必然选择。

超千家连锁药店签约 未来开展诊疗业务

所谓的“快诊模式”,借鉴于美国的“零售诊所”(minute clinic)。 主要指根植于连锁药店内,由驻店的全科医生、执业护士(nurse practitioner)、医生助手完成简单诊疗的医疗服务模式。

零售诊所之所以在美国蹿红,便捷、省钱、标准化是其典型特征,特别适于不严重不紧急的常见病、小病,或不需要医生诊断即可完成的注射、疫苗接种等。其就诊时长通常在15分钟内,而且费用比普通诊所便宜40%,保险公司也乐意支付。该模式实现了消费者、药店、保险三方共赢,备受青睐。

其实,万家的快诊项目在2016年即已在山西启动。首批已经与怡康医药、和平药房、康华医院、山西仁和等合作方签约。万家医疗主要向基于连锁药店的零售诊所输出技术标准和技术平台支持,快速帮助连锁药店服务及经营模式实现同质化和规模化运营。

比如,通过定制“一套设计方案”,平安万家医疗使药店具有同一标准的SI品牌形象识别、诊室空间布局及科室规范。万家医疗开发的智慧云诊所系统,为零售诊所打造电子化运营管理工具。包括从电子病历到辅助诊断、会员管理、集中采购等系列支持。

平安万家医疗连锁业务部总经理李江向健康点披露:“目前我们连接了超过6万家诊所,同时中间有超过25000家在用平安云诊所系统。现在有超过6000家诊所符合平安万家的诊所标准认证。”

平安万家医疗董事长兼CEO范少飞对快诊模式很看好:未来医疗一定是基于大的流量入口构建平台、构建生态的,万家快诊项目有需求的动力,有支付方的便利,同时有核心技术和服务的能力,在三种力量的驱动下,快诊模式潜力巨大。

连锁药店的生存焦虑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连锁药店要开始自建诊疗服务?健康点对多家连锁药店经营者的采访过程中感受,生存焦虑是其普遍心态。

近年来,在药品零加成、处方外流、药店新融合、医药电商化的大背景下,医药消费需求日趋明确,作为大健康管理闭环中的重要节点,连锁药店逐步放开市场化,既要面临越来越残酷的市场竞争,也要承受阴晴不定的政策影响。

比如公立医院药品零差率改革,不仅改变了公立医院的考核体系,对连锁药店的影像同样明显。“零差率对药店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特别是上海和北京的药店,承受的影响更大。”国药控股供应链服务中心常务副总经理赵敏告诉健康点。

赵敏表示,零差率以后医院和药房的价格出现了倒挂,药店的价格甚至高于院内。为了保证客源,药店不得不把药品的价格强行拉平。“拉平之前我们统计了上海和北京的药房,客单价上升了。但是客流量下滑了,即使做了很多的营销工作,依然有伤客的可能性。”

此外,赵敏告诉健康点,药占比下降带来的处方外流同样明显。“我们调研认为,处方外流的规模可能在1500亿左右。”外流的处方也同样催生了外流的诊疗服务,这对连锁药店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没有相应的诊疗服务能力,你可能就接不住这些外流的处方。”

赵敏直言:“诊疗过程外流本身比处方外流获取的利益大的多,所以也有很多方在进行诊疗过程,承接诊疗过程外流。”社区卫生中心、民营医院、连锁诊所都抢这块蛋糕。

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2016年度食品药品监管统计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11月底,全国共有零售连锁药店220703家;零售单体药店226331家。2016年,国内药店总数量出现了首次下降,连锁门店和单体门店的数量已经基本持平,虽然2017年的统计数据尚未发布,但连锁门店数量超越单体药店数量已经不可避免。

连锁成为大势所趋,但是仅仅靠“卖药”已经无法支撑长远发展。怡康医药集团董事长何煜对健康点坦言,“当下连锁药店已经进入经营保守性和利润的困境,在标准、科技、支付、保险金融等方面均面临着转型的困难和挑战。”

2017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指出,“推进零售药店分级分类管理,提高零售连锁率。”零售药店连锁率进一步提高成发展趋势,行业迎来快速发展时期,规模化、集约化水平快速提升,连锁药店市场受到重视,药店价值正迎来重估。

一些地方已经逐渐放开对连锁药店开展诊疗服务的限制。2012年,太原开始试水连锁诊所许可制度,旨在通过引进相对雄厚的社会资本进入基层医疗领域,其中连锁药店就是一个重要的玩家。这也是万家医疗首先将快诊项目落地山西的重要原因。

山西仁和大药房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连锁诊所,目前其已有的60余家连锁诊所都与其连锁药店比邻而居。诊所诊疗科目包括内科、外科、儿科、妇科、中医科、中西医结合科、口腔科、医学影像科,同时开展推拿按摩、中医针灸等特色医疗。

在一些二三线城市,“黑诊所”等现象依然屡见不鲜,放开连锁药店的诊疗服务,让监管者相对轻松,这是一个重要的政策考量。太原市卫计委主任郝宝清就表示,“采取药店+诊所模式,诊所可以统一配送药品,在保证药品质量的同时,还有条件降低价格。一旦发生医疗纠纷,连锁诊所也跑不掉,经营者有能力进行协调、赔偿。”浙江海宁同样鼓励连锁药店在城乡结合部等外来人口聚集地开设诊疗服务,初衷同样是“城乡结合部是非法行医活动的高发区”,“一些新居民为省挂号费,还是选择找游医看病,以致非法行医屡禁不止”。

从2016年开始,太原还开始向连锁药店内举办的诊所开放医保定点资质。愿意承担城镇基本医疗保险的诊所不用再到人社部门进行审批,可以向太原市医疗管理服务中心直接提出申请。

零售诊所好看不好做

尽管在规模化经营和政策开放上都有利好,但CVS零售诊所的成功依然是“好看不好学”,想要移植到中国难度不小。

“中国的零售药是在非常复杂的体系当中,和别的国家面临的市场大环境有非常大的区别。所以我们面临的机会也好,挑战也好,是不完全相同的。”麦肯锡全球董事王锦告诉健康点。

首先,美国基于连锁药店的零售诊所在诊疗路径、诊疗效果上都实现了高度的统一。健康点查阅的2017年美国内科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发布的一项研究表明,零售诊所的提供的医疗服务质量与其他门诊机构和急诊科室的的医疗护理质量基本相同,但是价格便宜40%至80%。这促使用户对零售诊所的黏性更强。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Robert Wood Johnson Foundation)今年的一项新分析表明,由CVS Health,Walmart和Walgreens Boots Alliance运营的零售诊所可以看到客户的明显增长。

其次,美国的零售诊所与当地的医疗卫生体系、商业险公司有更紧密的联系。Walgreens,沃尔玛和CVS与全国各地的医院和卫生系统结成伙伴关系,零售诊所越来越多地融入传统的卫生系统。CVS今年通过690亿美元的惊天并购案收购了健康险公司安泰保险。CVS方面就表示,一旦完成收购,他们就计划扩大诊疗服务,以更好地协调未来保险业务中的零售服务。CVS四月发布的一季报显示,公司第一季度的药店服务销售额增长3.2%,达到322亿美元。

相比之下,中国连锁药店的零售诊所,与公立医疗机构的合作则较为松散,甚至会产生直接的竞争关系,在医保方面的接入更是相对无力。

此外美国零售诊所主打的是“性价比”优势在中国并不明显。CVS零售诊所的平均客单价为89美元,美国药店零售诊所的平均客单价从50美元至129美元不等,但无论如何,相对昂贵的医院就诊,零售诊所无疑都是更优的选择。而在中国,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费用本身就较为便宜,在“价格”上,零售诊所并没有绝对优势。因此只能更多在患者体验感、用药支持方面多做文章。

政策审批的复杂更是制约中国零售诊所的一大因素。漱玉平民大药房董事长李文杰告诉健康点,药店诊所的合法资质就是首要问题。“我们是多头管理,药品流通是食药监部门在管。而目前药店诊所的执照是由卫计委在批,要求非常高。诊所的面积、输液室、检查室设置都有严格的要求。”这块是非常麻烦的。“

比如,即使较早放开了连锁诊所的审批,山西省对于诊所等医疗机构的资格条件依然有较为严格的要求,原则上参照《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站基本标准》执行,建筑面积不少于150平方米;至少配备两名执业范围为全科医学专业的临床类别、中医类别执业医师;实行了医疗费用清单制等。这对于希望把诊所开在药房内的连锁药店而言,显然并不容易达到。

赵敏则认为,规模化经营后的管理是重大问题。”连锁经营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在管控力上店越多越难管。一千家店是这样管,到了现在五千家店则完全不同,管理难度越来越大。“

战战兢兢中小心试水,这恐怕仍将是中国连锁药店内诊所业务的长期写照。正如老百姓大药房执行董事王黎对健康点所言,”对于药店而言我们对药专业,但是对于就医流程管控的安全性我们很缺乏,是很怕出问题的。“

来源:健康点healthpoint

作者:汤晨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