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大撤退,多个晚期临床试验将停止招募

医药 来源:美中药源

今天Incyte宣布其IDO抑制剂epacadostat与默沙东、施贵宝、阿斯列康PD-1/PD-L1药物的多个晚期临床试验将停止招募病人。同时施贵宝也停止了他们从Flexus以12.5亿收购的IDO抑制剂BMS-986205的几个与PD-1组合临床试验。ECHO-301失败引发的余震全面爆发。

IDO曾是最有希望扩大PD-1药物治疗范围的新机理,但是随着罗氏、辉瑞先后退出这个领域、尤其是ECHO-301的失败,IDO已经风光不再。虽然仍有一些人相信这个调控通路,但今天这些事件反映主要参与者对这个机理的失望。IDO过去3年的历史很令人回味。2015年施贵宝以12.5美元收购当时还在临床前的BMS-986205令很多人瞠目结舌,这是史上最昂贵的临床前资产之一。2017年默沙东和Incyte宣布同时开始肺癌、膀胱癌、头颈癌、和肾癌的多个三期临床。多数试验是针对一线用药,并没有PD-L1水平限制。这些高强度投资的根据只是一个小型一/二期临床结果加上所谓的20年基础研究,这在新药史上也十分罕见。

人类与肿瘤的抗争历史基本上是小米加步枪对机枪和大炮,PD-1是我军的第一挺机关枪,所以受到史无前例的特殊待遇。虽然很多人当年对施贵宝12.5亿收购Flexus不以为然,但是也不乏高调支持者。AZN前市场总监Frank David当时在《福布斯》撰文说只有施贵宝这样疑神疑鬼的公司才能在现在的环境下生存,着名投资人Bruce Booth也在《自然生物技术》杂志发表题为“This time may be different”的文章。很多大公司虽然没有发表公开言论,但用实际行动(aka支票)强烈支持了这些观点。如辉瑞曾做过PD-L1、 4-1BB激动剂、和OX40激动剂的三药组合试验,当时除了PD-L1是确证机理外其它两个组分还在早期开发阶段。

新药研发的现状是临床前甚至早期临床数据难以预测药物的真正疗效和安全性,尤其对于全新靶点和治疗模式。IO药物现在的临床前评价系统还在建立中,无对照早期临床应答率也不能总是转化为PFS、OS优势。三期临床好比男婚女嫁。虽然任何婚姻都可能失败,但是相识、相爱、长期磨合比没有任何了解撞大运、掀盖头的策略要可靠得多。复制PD-1成功的渴望令很多人失去了纪律性,IDOi虽然没有单方疗效仍被寄予扶大厦之将倾的厚望。IDO的大起大落提醒我们要尊重新药开发的核心价值观。没有只追求本垒打的球队能赢得总冠军,过分投机的模式不可持续。

来源:美中药源

(原标题:IDO大撤退)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