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入局!药品工业、商业“混战”4000亿处方外流市场

医药 来源:健识局 作者:王小楠、张萌 0评论

“处方外流”,注定成为今年医药行业的“网红”。

今天,2018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处方流转”成为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阐述智慧医疗时,着重提到的版块。

“我们与广西柳州尝试在微信挂号、诊费移动支付等功能完善的基础上,实现了全国首例‘院外处方流转’服务,院内开处方,院外购药,甚至送药上门。”马化腾说,因为处方流转涉及卫计委、医院、药房、药厂等多个环节,腾讯(作为第三方平台)运用了区块链技术,实现处方不被篡改,目前,正在考虑区块链技术在处方流转领域的推广应用。

这个消息,对于多年来一直对“处方外流”翘首以盼的药品商业(包括批发企业和零售药店),既是利好,也是挑战。

回顾“处方外流”市场,历经多年坎坷酝酿,终于随着城市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医药分开综合改革的全面推开,迎来契机。

分析人士指出,就在眼前,国家医保局“横空出世”后,医保控费对于公立医院的“压迫”和调控亦将常态化,“处方外流”势不可挡。

本周,由搜药主办的“西湖论坛”上,步长制药董事长赵超预计,到2020年,中国处方外流市场规模,将达到4000亿(人民币)。

然而,即便憧憬成真,眼下,刚刚萌芽起势的“处方外流”市场,已有大批药品工业、商业企业、第三方平台,甚至是医院集团入局,“战国”格局下,大浪淘沙谁能赢?又将如何重组药品流通领域的利益格局?

↑健识局今起推出2018医药变局——“处方外流”专题,还将不定期围绕发起线上线下研讨,及时为行业人士推送“处方外流”的最新消息和市场变局分析,诚邀您的关注。

一堵一疏

院外处方有望新增3000亿市场

作为已成功上市融资的连锁药店集团,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凭借全国数量最多的直营药店(超过5000家,分布在10个省、市、自治区),是“处方外流”市场较早的入局者。

西湖论坛上,一心堂董事长阮鸿献这样阐述他对承接医院外流处方的信心:2015年,我国医院终端市场总体规模的增速仅为7.6%,而零售及基层医疗市场始终保持在15%以上的增速。

阮鸿献的信心不仅来自于自身实力,更重要的,是2017年,中国政府加速推进城市公立医院医药分开改革后,政策“一堵”“一疏”带来的重大变局。

首先,“一堵”,是指城市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后,面临药占比降至30%以下,严控医疗费用增长(不得超过10%)的政策红线和医保控费高压。卖药,逐渐成为医院的成本而非利润。自此,医院管理者,对“处方外流”有了动力。

“一疏”的政策代表,则是2017年5月,国办发布《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其中明确:医疗机构不得限制处方外流,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

这是 “处方外流”首次得到国家认可,并将得以推进和实施。随后,各省市便陆续发布文件,支持“处方外流”。

地方政府部门支持处方外流的相关政策、文件一览

华创证券的研报认为,“处方外流”已成定势,如处方药院外销售能够达到美国水平,即处方院外销售额占处方销售总额的45%,院外处方将新增3000亿元。

步长制药董事长赵超也对“处方药院外销售”热情不减,他表示,到2020年,处方外流市场将突破4000亿大关。

工商齐动

争夺“外流处方”承接、调配权

数千亿处方药市场,即将从医院流出。这一巨大的诱惑,引发各方入局“备战”。

近水楼台,国大药房、老百姓大药房、益丰、一心堂、大参林等集团性连锁药店抢先布局。

2017年,国大药房新增直营门店432家,其中新增医院周边店53家(其中28家已开通医保),院边店总数已达253家。而益丰大药房加快医院周边门店的新建和收购步伐,2017全年净增门店524家。

益丰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毅表示,尽管有医改政策推动,但处方外流是个漫长的过程,零售药店应该尽早布局以承接处方外流。

据健识君梳理,目前,连锁药店承接处方外流大体有5种模式。

而面对流通格局的重大变化,上游的药品供给方——药品工业企业,也不甘示弱,积极向下游拓展,谋划全产业链布局。

赵超介绍,步长制药旗下产品——涛大夫已获得银川脑心同治互联医院的官方授权,2.0版本正式上线。从以往单纯的医院内处方权的药事服务,转变为处方外流+医事服务的智能APP。

按照赵超的设想,未来,步长制药要通过打造“涛大夫”这个互联网医疗药事服务平台,先争夺从医院“外流处方”的承接、调配权,再向下对接零售药店。

与此同时,广药集团、康美药业等药品工业企业,也相继进军“互联网+”医疗药事服务平台,欲通过打造药品流通领域的新零售样本,切分“处方外流”蛋糕。

对于制药企业来讲,直接打通零售渠道,是一个绝对的挑战。

而零售药店,虽然看似是“处方外流”最终的承接者和获益者,也同样面临能力的拷问,和即将到来的药店分级监管“淘汰赛”。(详见》《药店分级政策落地,大批药店不能卖中药饮片和肿瘤药了!》)

同时,分析人士也不止一次指出,规模化“处方外流”的前提,是医院药房和零售药店销售的药品品类一致,医保支付标准统一。只有相当规模的药店,或者第三方处方共享平台,才有可能获得与医院相当的药品采购谈判权,和医保支付标准谈判权。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不久,浙江省人社厅发文,宣布统一医保定点医院和药店的医保支付标准,却引发浙江省内药店的联名上书“抗议”。

谁主沉浮

互联网+处方共享平台强势布局

处方,是医药流通链条上,最核心的利益点。

当这些处方的流转通道发生改变的迹象,自然逃不过一直希望进军、布局医药行业的互联网企业的视野。

早在2017年5月,柳州市工人医院、柳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与腾讯公司共同签署《柳州市工人医院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其中,首个落地项目即为“院外处方流转”的服务。该项目首期覆盖柳州医药集团旗下8家药店。

对于市值早已突破千亿美元的腾讯来说,柳州的处方流转探索,仅仅是旗下微信智慧医院“小试牛刀”。按照马化腾今天在2018“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的说法,腾讯若将区块链技术赋能处方流转过程中,患者及药品信息的安全,则有望将“处方共享”平台的覆盖范围,迅速扩展。

腾讯互联网+医疗负责人常佳介绍,微信智慧医院目前已与上海医药、国药牵手,积极探索在处方流转领域的合作。

同样在本周,腾讯系的微医在“西湖论坛”上宣布,基于微医互联网医院和微医多年来积累的医院、医生资源,旗下打造的全国性处方共享平台,每天推动超过7万张处方从医院流出。

“全国首个由国家级行业协会牵头发起的处方共享组织——全国处方共享联盟,将于今年5月正式成立,由微医来负责平台运维。”微医董事长廖杰远计划,借助上述联盟,到今年年底,全国处方共享平台完成与200家大中型医院的对接,选择1万家定点药店入驻,每天处方流转超过50万张。

商务部市场秩序司原巡视员温再兴曾梳理过目前“处方外流”的不同路径和模式

以广州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为代表的医院门诊药房剥离模式;

以乌镇互联网医院为代表的第三方处方共享模式;

以上海为代表的处方公共(服务)平台模式;

以四川成都为代表的药店“电子处方”服务模式、

以广西柳州为代表的医院处方外延模式

已经遍布各地的DTP药房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互联网医院,还是智慧医院,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能够,或者至少有希望解决医保支付标准统一的问题。

这,也正是零售药店的“软肋”。

今年两会,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大参林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柯云峰还曾交建议:推进药店承接“处方外配”,应建立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建议医保部门对医保药店开放门诊统筹账户,建议医保部门给予医保药店与基层医疗机构在医保支付比例上享受同等待遇。

处方外流,在医(医院、医生)、方(处方)、药(药品工业企业、商业企业)、保(医疗保险)的四方融合的过程中,第三方互联网平台的定位,是工具,还是指挥棒?政府又将如何监管?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反馈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