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仿制药利好政策,国内市值千亿的“四大天王”是如何深耕布局的?

医药 来源:贝壳社 作者:张楠

近日,21数据新闻实验室推出“2018一季度中国上市公司市值500强榜单”,对全球15个交易所上市的6781家中国公司进行盘点。其中500强中共有42家医药企业入围,市值过千亿的药企竟有6家,分别是恒瑞医药、康美药业、复星医药、石药集团、中国生物制药、云南白药等知名巨头。

值得注意地是,在6家市值千亿的药企中,恒瑞医药、复星医药、石药集团和中国生物制药不仅是创新药领军企业,还积极研发仿制药、推进一致性评价,成为高举仿制药大旗的一线队员。

恒瑞医药作为中国医药“市值一哥”,起初就以仿制药起家,尤其擅长首仿药。据国信证券报告,恒瑞前期主要是仿制广谱抗癌药大品种和手术用药,如奥沙利铂、多西他赛、伊立替康、碘佛醇、顺阿曲库铵、七氟烷、右美托咪定等。至2014年获批临床或生产的仿制药品种共100多个,涵盖肿瘤、麻醉、造影、糖尿病、心血管等多个领域,具有丰富的产品线,也正是前期仿制药的大规模收益为恒瑞近年来的大举进军创新药研发铺下垫脚石。

2010年,恒瑞医药提出“创新药+仿制药”双轮驱动战略,2014年首个创新药大品种阿帕替尼获批上市,另一个创新药艾瑞昔布于2016年成功上市,现在恒瑞医药更采取国际化创新思路,不少新药率先在美国开展临床试验,以抓住宝贵的时间窗,开拓海外市场。

同样,复星医药在仿制药领域也是布局深远,去年底,复星医药在研新药、仿制药、生物类似药及一致性评价等项目共171项,今年初,苯磺酸氨氯地平片(5mg)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据悉,苯磺酸氨氯地平片是复星医药控股子公司江苏黄河药业研发的化学药,2016年该类药在中国销售额达22.6亿元。

虽然是仿制药,但药品研制成本仍然高昂,截止2018年1月,复星医药集团针对该药已投入研发费用820万元。因为仿制药虽然壁垒不是很高,但技术难度是关键因素,生产工艺上需要规避原研药专利技术的一些产品和路线,导致难度陡增,最终研发投入也巨大,所以只有复星医药等大体量的优质企业才有实力耗巨资研发。

在发展战略上,复星医药拥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专门打造有高效的化学创新药平台、生物药平台、高价值仿制药平台及细胞免疫平台等四大支柱平台,目前也是不断完善“仿创结合”的研发体系。

上述仿药“四大天王”之一的石药集团,是中国医药行业第一家境外上市公司。刚开始以抗生素、维C等原料药为主营业务,最后发展为中国最大的原料药生产基地,2013年左右,集团结构调整、寻求转型,从原料药向创新药产品线过渡。

在仿制药领域,去年11月,石药集团的13个仿制药品种被CDE获批拟豁免或简化生物等效性试验(BE),大多集中在价格低廉、利润较小,但临床应用广泛、需求量大的品种,如维B、叶酸片、葡萄糖酸钙片等,但此次豁免BE却为药企节省一大笔试验费用,因为行业公认一次BE一致性评价就要耗费高达500万元,所以石药也是意外获得评审福利。

石药集团在肿瘤等重大疾病领域布局广泛,比如研发有癌症用药的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据悉原研药价格接近天价,1克近6万元,2017年6月,恒瑞医药和石药集团的该品种均以“临床急需、市场短缺”为由被CDE纳入优先审评,但2018年2月,还是石药集团的该类仿制药率先获得CFDA批准上市。由此可见,仿制药从民生角度而言,肯定能极大拉低原研药昂贵的价格,减轻医保负担也能让患者支付得起,对药企来说,仿制药市场竞争激烈,各巨头都想在第一时间获得上市批准,短短的几个月对于抢占市场都弥足珍贵。

市值上千的仿制药大鳄还有盘踞港股的中国生物制药,旗下的控股子公司正大天晴被业界一致看好,甚至称其有望冲击中国仿制药N0.1地位,正大天晴近年来专注仿制药研发,尤其是首仿药成果耀眼,去年底,其重磅首仿药醋酸加尼瑞克及其注射液进入“在审批”程序,后续有望很快取得药证。

据悉,醋酸加尼瑞克在国内竞争优势十分明显,目前仅有默沙东的原研药于2013年进入中国,且仅中标10个省,中标价在360元/支,所以正大天晴的该药是国内一枝独秀,其他家也尚未递交临床申请,所以未来前景可观。不仅如此,正大天晴10mg规格的瑞舒伐他汀钙片也早出现在2017年12月底首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名单中,还是首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同类产品(见下表)。


2017年 12月首批一致性评价品种(图片来自贝壳社)


2018年2月第二批一致性评价品种(图片来自贝壳社)

此外,从上述两张表中,能看到中国A股总市值超百亿的药企身影,分别是信立泰(446.13亿)、科伦药业(439.49亿)、华海药业(354.34亿)和海正辉瑞(海正药业152.55亿)四巨头,足以说明想布局仿制药并取得领先优势,必须财力和资本过硬,才有机会赢得持久战;其次,想成为药企第一阵列大佬,必须仿药和创新药两手抓,仿创结合才是最佳策略,最后,从前两批时隔2个月的间隔来看,第三批一致性评价品种预计将很快揭晓。

实际上,仿制药不仅是众多药企必须坚守的前沿阵地,也是国家最高层战略部署之一。4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指出要围绕仿制药行业面临的突出问题,推动医药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药品供应保障能力,降低全社会药品费用负担,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用药需求,加快我国由制药大国向制药强国跨越;《意见》提出分别从促进仿制药研发,提升质量疗效,完善支持政策等三方面鼓励优质仿制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全产业链。

在研发方面,重点解决高质量仿制药紧缺问题,鼓励仿制药品的关键共性技术研究列入国家相关科技计划,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等;在申报和生产方面,提出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优化流程,解决当下申报审批等待时间过长的问题,同时对仿制药提出质量要求;在优质仿制药政策方面,给予倾斜支持,比如落实现行税收优惠政策,仿制药企业经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税收减按15%征收。

此政策不仅对高市值研发药企是重大利好,也利好原料生产企业和辅料厂家,同时对CRO行业起到发展推动作用,可以说是带动上下游企业多方共赢。根据《意见》,“药品集中采购机构要按药品通用名编制采购目录,促进与原研药质量和疗效一致的仿制药和原研药平等竞争”,所以未来低价仿制药将对高价原研药造成强烈冲击,加之原研药大多是进口品种,国产仿制药的上位,也将打开进口替代的局面。

据联迅证券数据,我国药品市场目前是一个以仿制药为主的市场格局,已批准上市的药品 1.6 万种,药品批准文号 18.7 万个,其中化学药品 0.7 万种,批准文号 12.1 万,仿制药占药品总数 95%以上,而中国大致有近5000多家药企,所以研制仿药应该是多数企业赖以生存的根基。

但该政策并非上层放水,不能等同认为是医药行业的整体大狂欢。因为过去大量仿制药存在鱼龙混杂、同质性严重、低水平重复申报等问题,导致优质仿制药注册审批时间被迫延期,而且不少企业在原料和生产工艺方面,以次充好或偷工减料,使得药效与原研药相差较大,质量差的仿制药长期充斥市场,搅乱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行业发展不容乐观。

为此,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等系列文件,仿制药行业也由此进入大整顿和大洗牌的新阶段,今年4月新出台的仿制药新政同样是促进行业有序发展,鼓励优秀高质量的仿制药快速研发上市,以挤兑和逼迫不良药企尽快出局,所以未来仿制药企业竞争日益加剧,行业集中度上升,市场格局将发生重大变化。

除了行业整体“变天”,置身其中的药企也越发体会到时间的紧迫性,企业技术、产品质量与价格是否过关,是否拥有高壁垒的“护城河”,将直接决定其能否笑到最后站稳江湖。尤其是受医保支付限制,价格价廉的仿制药才可能拥有最大市场。

最后,针对国家总局政策,各省市地方还出台了力度不等的一致性评价政策奖励和扶持措施,预计今后将出台更多类似鼓励政策。相关人士也认为,此番新政只是开篇,后续将继续推出仿制药研发、采购、医保支付等各环节的配套政策,新医保局、卫健委等部门将有望加大合作力度,主导后续政策的推进与实施。

总而言之,中国在鼓励新药发展的同时,也在完善仿制药政策改革,创新药研发和优质仿药并举将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主旋律。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