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半马跑者心脏骤停,和睦家AED志愿者及120使用AED成功施救

美通社 来源:美通社

北京2019年4月16日 /美通社/ -- 跑马拉松就意味着健康吗?不,自马拉松诞生之日起,它就与危险形影不离。

2019北京半程马拉松已经在4月14日结束,21.0975公里的赛道上仿佛还留有2万名跑者的脚印和汗水。跑者们和其他人赛跑追逐着速度,然而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是,对于所有的北京半马医疗保障者来说,他们也在与死神赛跑,追逐着更为惊心动魄的“生死时速”。

两例心脏骤停跑者经AED成功施救

救助现场
救助现场

4月14日的北京半马赛道12公里处,一名男性跑者突然心脏骤停倒在地上,现场工作人员立即通过对讲机向组委会进行汇报,请求120急救车到场的同时,迅速呼叫11-12公里及12-13公里处的AED志愿者到场救援,同时,要求就近的12.5公里医疗站点医生、就近的和睦家医师跑者赶到现场第一时间参与救助。AED志愿者赶到现场后,立即进行心肺复苏急救、AED除颤,直至120急救车辆赶到现场。因及时进行心肺复苏、AED除颤,送上120急救车时,该跑者已恢复呼吸和脉搏,目前在安贞医院进一步接受治疗

12公里处的救助现场
12公里处的救助现场

无独有偶,当天,一名男子在终点附近突然失去意识和生命体征,和睦家AED志愿者发现后,立即对其使用心肺复苏及AED进行除颤,直到跑者恢复脉搏。120急救赶到将跑者进行转运时,跑者再次无脉搏,和睦家AED志愿者再次对其心肺复苏,跑者转危为安,送至306医院……

跑者心脏骤停,可以说是马拉松赛场上对医疗保障最严峻的考验。由于半马初级跑者较多、风险较大,赛前卫计委主管领导召集赛事组织方、医疗保障单位进行严密部署及指导,对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充分提示,对赛前、赛中医疗多单位协同机制进行深入探讨,确保本次赛事在安全保障上不断升级,将赛事恶性事件发生风险降到最低。

作为连续5年的北京马拉松赛事官方独家指定医疗服务支持商,北京和睦家医院从过去五年的北京全马赛事中总结丰富经验,和组委会保持高效沟通,赛前听从卫计委统一指导,特别对AED志愿者进行培训,保证设备熟练使用。

2019北京半马和睦家医疗保障团队
2019北京半马和睦家医疗保障团队

医疗系统合力打造安全守护天网

在抢救现场照片中,可以看到这样几重身份的工作人员 -- 120急救人员、戴有白色标识帽子的和睦家AED志愿者、和睦家医疗站点医生、和睦家医师跑团医生,而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就是2019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的医疗保障团队。

在过去五年年的北京马拉松赛事中,北京市卫计委整体一盘棋,指挥120等具有急救能力的队伍参与北马医疗保障,北京和睦家医院有幸作为其中一员纳入统一管理和调配。

本次,北京和睦家医院首次牵手北京半马,作为赛事官方独家指定医疗服务支持商,在赛道沿途10KM、12.5KM、15KM、17.5KM、20KM设置5个医疗急救服务站,每个站点均配备至少3名医生或护士以及1位服务助理,可为参赛选手提供CPR(心肺复苏术)、紧急创伤处理等专业赛道救援

此外,20名受过专业急救培训的和睦家医务人员随身佩戴20台AED设备,均匀分布在自起点开始到终点冲线区域后的20余公里区域内,以骑行或步行的方式全程在自己被分配到的公里点位范围内进行往返巡视,发现、跟随、劝退并救助出现包括严重中暑、意识模糊或心脏早搏等状况的高危跑者,直至收尾兔通过该站点公里牌处才能结束工作。

同时,15名自协和医院、安贞医院、宣武医院等大型三甲医院的急诊科、 ICU(重症监护室)、外科等科室、有着丰富急救经验的医生,共同组成“和睦家医师跑团”,与跑者们一起奔跑,作为“流动的医疗站”, 在比赛中随时为跑者提供零距离的医疗支持。

赛事当日,20位AED志愿者连同沿途5个医疗服务站志愿、15名医师跑者,一起纳入到赛事医疗保障体系中,接受统一管理和调配,这才保证能在危急时刻与多单位迅速协调共同救援,生死关头力挽狂澜。

你所需要了解的AED

本次赛事中紧急救援的成功,除了包含着所有医务人员的全力以赴,还有一个格外值得提及的功臣 -- AED。

AED是什么?要了解AED,首先要了解下心脏骤停。心脏骤停一般是由室颤这种危险的快速心律失常导致的心脏骤停,是指心脏射血功能的突然终止,大动脉搏动与心音消失,导致重要器官如脑严重缺血、缺氧而死亡。这种出乎意料的突然死亡,我们又称猝死。

据了解,马拉松比赛发生意外身故者的原因中90%以上是心脏问题,常见的是心室异常颤动,发生后如果不能及时进行电除颤,每晚1分钟,存活几率便降低7%至10%,仅10分钟后,生还希望便会十分渺茫。

北京和睦家医院心脏内科医师白书玲介绍,人类在从事一些竞技性运动或极限运动时,主要考验心肺功能以及肌肉的耐力。极限运动时刺激身体短时分泌大量肾上腺素,而肾上腺素具有所谓的强心作用,可使心跳加速,耗氧增加,血压升高,增加心脏做功。此外,剧烈运动使人体丧失大量水分,导致脱水,造成人体内环境紊乱,如电解质失衡,渗透压改变,血管内外液体再分布,血液浓缩时激活机体凝血系统而导致血栓形成,这些调整过程会诱发具有潜在心血管疾病患者发生急性事件甚至猝死。

而AED的中文名字叫做自动体外除颤器,是一种急救设备,能够识别需要电击的异常心率。AED能够给予电击来终止异常心率,并使心脏正常的节律得以恢复。因此,医护人员使用它可以为心脏病突发的患者进行电除颤,帮助发生心室颤动的病人恢复心律。及时除颤也是迄今公认制止心脏猝死的最有效方法。

2014年广州马拉松开始在赛道设置移动AED骑行队伍,这是国内首次将AED布置到马拉松赛道上。此后,上海马拉松、无锡马拉松等先后跟随,并在无锡马拉松赛上首次实现使用AED除颤成功急救一名跑者,一时名声大噪。相对于救护车来说,AED志愿者通常会成为在救护车之前、比救护车更快更灵活的一支赛道急救力量。

本次赛事中, 20名受过专业急救培训的和睦家医务人员随身佩戴20台AED设备,均匀分布在自起点开始到终点冲线区域后的20余公里区域内。赛前,这20位志愿者经和睦家护理总监进行资质筛选,由具备急救能力、应急能力强的专业医护人员承担,同时,他们也于赛前统一接受120专业急救培训,并配合现场考核。

这些志愿者均通过了基于美国心脏学会标准设立的BLS(心脏骤停后拯救生命的基础)课程考核,熟悉成人甚至婴儿的心肺复苏操作,并每两年进行一次再考核,保证持证上岗。因此,无论从急救技能还是综合素质来说,都称得上是北京和睦家医院的“急救超能队”。

别大意,跑马拉松一定小“心”!

作为一项极限运动,马拉松并非适合所有人参加。白书玲医生表示,有四种情况的人不建议进行马拉松运动:第一,有过既往大面积心肌梗死病史,75%的心脏性猝死与心梗病史有关,尤其是心肌梗死后前6个月的患者;第二,冠心病病人,如确诊为心绞痛,或曾行冠脉支架术或冠脉搭桥术者;第三,有过不明原因的晕厥史患者;第四,有先天性心脏病史或血管畸形的患者。

同时,即使没有上述病史,也建议一些马拉松跑者在赛前进行科学有效的心脏评估检查。哪些人士或什么症状被视为高危,需要做心脏评估检查,或者不建议在此身体状况下进行马拉松运动?

  • 有冠心病危险因素,包括吸烟、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早发冠心病家族史(指男性<55岁,女性<65岁),大量饮酒、久坐的生活方式、肥胖、熬夜、工作压力大等。
  • 有心脏性猝死家族史。
  • 有异常心脏节律的个人或家族史,包括长或短QT综合征,WPW综合征,Brugada综合征,显著心动过速,心动过缓或心脏传导阻滞。
  • 血液钾离子,镁离子水平的显著改变,如使用利尿剂或严重腹泻,即使没有潜在心脏病也会引起心脏性猝死。
  • 服用具有促心律失常作用的药物也可能增加致命性心律失常的危险。
  • 曾有过与活动相关的颌以下脐以上部位的不适,或心悸气短。

马拉松训练并非一朝一夕的易事,白书玲建议,跑友在正式参加马拉松比赛前要进行规律训练,增强心脏的储备功能及有氧运动能力。同时要保证规律充足睡眠,避免长期熬夜增加心脏工作负荷,引起一些心律不齐或血压升高的心血管问题。如果在跑步过程中如出现心悸、气短、胸闷胸痛、头晕等不适立即终止运动,避免继续比赛挑战身体极限。

爱健康,爱生活,科学跑,安全跑,2019北京半程马拉松,和睦家“医”路相随护你安全,明年北京半马赛场再见。

来源:美通社

标签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