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进入MIT,16岁休学创业。年轻投资人与她的抗衰老之旅

标签

14岁进入MIT,16岁休学创业。1994年出生的劳拉·德明(Laura Deming)已经在人生履历上书写了太多不可思议。最近,这名年仅23岁的投资人募集到了2200万美元的资金,专注于一个看似和她的年龄并不相符的领域——抗衰老。她的投资对象里,不乏像药明康德集团合作伙伴Unity Biotechnology这样潜力无限的生物技术新锐。


“年轻是我们的财富,做你想做的事”

成长轨迹异于常人的劳拉,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家庭。她的父亲35岁那年才从大学毕业,正规的美国大学教育却让他感到不屑——“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学会如何做决定,如何管理风险,并对他们的决定负责,学校绝对是最糟糕的地方,”这名叛逆的父亲说道:“与其将孩子送到学校,还不如让孩子自由地去探索世界,让他们了解现实的严酷,学习如何用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

在父亲的影响下,劳拉的早期教育大多来自家庭。据她事后回忆,在刚上小学的年纪,她就接触到了微积分,概率论,以及数理统计,并对法国文学和历史有一定的涉猎。


外婆的衰老让劳拉(左)找到了未来的目标(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家庭同样让劳拉找到了自己的兴趣。8岁那年,早熟的劳拉注意到了外婆的衰老。“她精神很好,也充满智慧,但她不能到处跑动,”劳拉说:“我又想到周围的老人。他们都有各种关节炎和疾病。有任何东西能帮助他们吗?”那一刻,“抗衰老”被写进了她的人生计划。

所有人的童年都有过梦想,只有少数人成功将它们化为现实。两者之间所差的往往只是执行力。12岁那年,她给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的分子生物学家辛西娅·凯尼恩(Cynthia Kenyon)教授发去了一封邮件,申请在她的实验室工作。这名美国科学院院士是长寿研究领域的专家,曾发现特定的基因突变能够将线虫的寿命翻一番。


凯尼恩教授是劳拉的良师益友(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你可以想象凯尼恩教授读到这封邮件时的惊讶之情。但这位开明的学者没有让年龄成为劳拉的阻碍,她答应接受劳拉作为一名志愿者。为了让劳拉能够顺利进行科研工作,她的父母举家从遥远的新西兰搬到了旧金山。

10多年过去了,劳拉对这段经历一直很感恩。她说凯尼恩教授“是她生命中见过的最出色的人”。在她的课题组,劳拉不但接触到了第一线的抗衰老研究,还从导师那里“学会了如何思考,如何变得创意非凡”。

“我们能改变世界。认识到这一点,你的人生就此不同”

年轻的劳拉在追逐梦想的旅途上一路狂奔。14岁,她被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MIT)破格录取。在那里,她得到了诺贝尔奖得主莱奥纳德·加伦特(Leonard P. Guarente)的指导,他同样是一名研究抗衰老的专家。劳拉享受到了科研带来的极大乐趣。在外人看来,她将遵循许多年轻学者的道路,成为一名出色的科研人员,在抗衰老领域带来突破性的发现。


劳拉的人生故事(视频来源:Thiel奖学金)

但劳拉知道,自己离梦想之间还有不少的距离。诚然,许多科研课题组做出了许多重要的发现,并有潜力带来抗衰老的具体方法,但潜力仅仅是潜力。劳拉想要改变老年人的生活,光靠潜力是不够的。

此时,她听到了一个叫做“Thiel奖学金”的项目,创始人正是硅谷知名企业家,PayPal共同创始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先生。这个奖学金的官方网站这样介绍自己:“Thiel奖学金为那些想要带来新事物,而不仅是坐在课堂里的年轻人提供10万美元的资助。”所有获奖人能够利用这笔资金完成自己的梦想。作为代价,他们需要离开学校至少2年。


这条讯息一下子触动了劳拉。“在学术实验室里,你能听到许多关于人类健康的谈论,”劳拉说:“但许多学术圈里的人不知道象牙塔外的世界是如何运作的。即便是研究生,对于把发现转化为新药的过程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对劳拉来说,Thiel奖学金能让她前往硅谷,和最耀眼的商业天才们交流想法。这是她梦寐以求的。

精心准备后,劳拉递交了她的申请——她想要创立一个风投基金,将抗衰老的发现尽快转化为造福人类的产品。不少劳拉的朋友起初并不看好她的申请。几年前,人们压根不知道有什么重磅学术发现能用于抗衰老,更别提生物技术公司了。癌症才是行业的主流。然而多年在顶尖实验室工作的经历让劳拉接触到了一些杰出的想法,抗衰老新锐的缺乏更让她看到了无限潜力。


劳拉认为,年轻是年轻人的最大财富(视频来源:TED)

Thiel奖学金评委们的想法与劳拉如出一辙,这也让16岁的劳拉成为了当年少数几名获奖者之一。劳拉收起行囊,向MIT挥手作别,然后回到了她梦想启航的第一站——旧金山。

“我想要治愈衰老”

“我列了一张清单,上面写了50名我最想见的人,”劳拉说:“我几乎见到了每一个人。” 在旧金山,劳拉迅速结识了诸多全美最为成功的企业家,并得到了不少积极反馈。这些交流让她从风投的角度了解到,一项新发现从实验室走出后,将如何成为一款新药。这样的经历世间少有。

劳拉也很快学会了面对现实。10万美元对一名16岁的少女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她也曾天真地相信,这足以让她建立起一个风投基金。独立生活后,她才真正意识到,这笔钱只够让她在旧金山生活两年。想要建立抗衰老的风投基金,她还需要更多融资。


抗衰老领域的潜力是劳拉最喜欢的话题(图片来源:TED)

但想在挑剔的旧金山投资人面前得到资助,又谈何容易?“我接触到的许多风投家最初都对我的想法表示怀疑,我也收获了不少拒绝。”劳拉回忆道。为了说服这些人为她的风投基金进行投资,劳拉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不断向他们介绍抗衰老领域背后的科学,以及未来的无限潜力。

“我们都管她叫‘不依不饶小姐’。”劳拉的父亲说道。

不懈努力终于迎来了回报。劳拉最终为她的Longevity Fund募集到了400万美元的资金。这在风投领域虽然不是一笔巨款,但依然是劳拉作为投资人迈出的重要一步。“当时我只有17岁,还不能合法签署文件。我之前也从来没有管理资金的经验”,劳拉说。她对于投资人的信任非常感激。


与其他几所风投机构一道,劳拉的Longevity Fund已经为5家抗衰老的新锐进行了投资,其中就包括了药明康德集团合作伙伴Unity Biotechnology。“这是我见过的最令人兴奋的公司之一,”劳拉说:“它有望真正将抗衰老的新药带入市场。”

Unity的技术听起来很简单——它能清除体内的衰老细胞。这些细胞会对周围的组织产生负面的影响。事实上,在衰老的眼睛和关节等组织和器官里,人们发现了大量这些细胞。最近,Unity的创始人们在《科学》上发表论文,公布了在小鼠体内的出色数据:清除衰老细胞后,这些动物的心血管状况有了显著改善。先前,一篇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则表明,定期清除衰老细胞的小鼠,寿命可得到显著延长,而且目光清澈,毛发光亮,没有出现老年小鼠常见的健康问题。


两只小鼠年纪一样大。在接受了抗衰老疗法后,右边的小鼠显得健康多了(图片来源:Unity)

劳拉认为,Unity等公司的出色成果,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几年前,抗衰老领域还处于科学的边缘。如今,它已一跃成为最为火热的方向之一。


后记

最近,Unity公司与劳拉都迎来了不少好消息——Unity宣布得到了额外的投资,B轮总融资额度已达到1.51亿美元。劳拉的Longevity Fund也得到了投资人的持续信任,将基金总额扩大到了2200万美元。这些投入将加快突破性抗衰老产品的问世,并在这个火热的领域里催生出更多出色的新锐公司,带来更多创新抗衰老手段。

对劳拉而言,这又是一段全新的旅程。“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死亡。我只知道死亡是虚空张开的巨口,将我们吞噬。凡人终有一死,我不能想象我们会迎来一个无法回避的终焉。小时候,我为这件事哭了好几次,”劳拉说:“科学的重要性就在此时体现出来。我想要治愈衰老,我想要让我们得到永生。”

参考资料

[1] Forgoing College to Pursue Dreams

[2] This 23-year-old just closed her second fund — which is focused on aging — with $22 million

[3] Turning point: Laura Deming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反馈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