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病毒,老药新用焕青春

医药 来源:中科院之声(微信号 zkyzswx) 作者:陈逗逗 0评论

乙脑,是由乙脑病毒感染,通过蚊虫进行传播,流行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重要病毒性脑炎。全球每年发生的乙脑近7万例,其中约75%发生在0-14 岁的儿童。我国是乙脑的高发区,曾一度占世界总发病人数的80%。乙脑致残致死率高,幸存者还会留下如失语、瘫痪及精神失常等不同程度的后遗症。虽然目前疫苗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乙脑的发病率,但是对于已发病的患者,仍然没有针对性的特效药或治疗手段。近期,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肖庚富研究员学科组在《病毒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披露了他们发现5种“老药”对乙脑感染治疗有特效的研究结果。


肖庚富学科组用于筛选抗乙脑药物的1018种FDA药物库(图片:刘洋)

这里说的“老药”是指被投放到市场用于临床的时间较久,已经为广大医药人员或者社会人群所了解的药品,而“新用”则是说这些药品在临床的实践过程中又发现了新的用途。“老药新用”在临床药物研究中已不是个新鲜名词。

1986年,美国制药巨头辉瑞公司在英国的分公司意外发现了一个可以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小分子化学药物——西地那非。研究人员希望它能够通过释放生物活性物质一氧化氮舒缓血管的平滑肌细胞,从而增加血液的流速和流量,降低血压。经过整整5年的研究,药物终于进入临床阶段。但是临床研究显示,这种药物对心血管的作用并不能达到研究人员的预期。1991年4月,西地那非的临床研究正式宣告失败。意外的是,许多治疗者在领过试药之后都不愿意交出余下的药物。追查之下才发现,原来这种药对病人有一种“不可描述”的作用,即对他们性生活有改善。随后,研究人员就西地那非的新作用展开了研究。1998年3月,西地那非获得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的上市许可,并命名为“万艾可”(VIAGRA)。“万艾可”的上市令辉瑞公司名声大噪。在中国上市后,国人将其称之为“伟哥”。

除了成功转身的西地那非外,还有解热镇痛百年老药阿司匹林被用于治疗脑血栓、预防心肌梗死和老年痴呆等;调脂之王他汀类可用于治疗骨质疏松;抗癌老药丝裂霉素用于治疗白血病等等。这些都是经FDA正式批准的老药改变用途成为新药的成功例子。

“老药新用”如今正日益受到广泛的关注和应用。原因在于,药物研发时间跨度多长达10到20年,新药研发成本高昂、难度大,而老药药物代谢动力学以及安全性资料较为详尽,新用途的开发能很快进行二期临床评估,可以大大节约开发时间和成本。特别是在抗病毒药物研发中,老药正逐渐焕发生机。

近几十年来,随着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勃兴,新发突发病原对人类的侵扰从未停止。目前科学界对绝大多数病毒仍未完全了解,抗病毒药物与疫苗都还在研发中。“远水救不了近火。”不过,新药虽然来不及,但“老药新用”也许还是可以的。2016年,寨卡病毒席卷全球,中国也未能幸免地出现了输入性病例。科学家们紧锣密鼓地研究寨卡疫苗、开发新药,以应对日益严峻的寨卡疫情。中国医生徐妙与美国研究人员另辟蹊径,在6000多种已知的药物中找到3类有效药物。在埃博拉疫药物研发中,美国研究人员对一大批FDA已批准药物筛选发现两种药物可有效地治疗埃博拉病毒:一个是用于治疗心脏病的苄普地尔,而另一个是常用的抗抑郁药左洛复。

发现老药抗病毒新作用的意义还不仅限于此。若高致病性病原突然大规模暴发,有相应抗病毒的老药即可跳过临床试验阶段立即投入使用,尽早挽救人们的生命。

肖庚富学科组研究的5种抗乙脑药物分别是马尼地平、西尼地平、盐酸贝尼地平、吡美莫司和奈非那韦。前3种药物属于电压门控型钙离子通道抑制剂,用于心脑血管疾病治疗,吡美莫司常用于皮肤消炎,奈非那韦是艾滋病毒蛋白酶抑制剂。“这些药物对黄病毒科病毒如乙脑病毒、寨卡病毒和登革热病毒等都有广谱抗病毒效应”,通讯作者王薇副研究员表示,“虽然它们需要经过临床试验验证才能正式使用在治疗乙脑中,但由于目前都已经在临床上使用,所以周期和成功率要比从头开发一个新的药物好得多。”

目前,肖庚富研究团队已就此申请了专利,如条件成熟可能会进一步进行联合产业化开发。

来源: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反馈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